刺猬(刘瑞怡)

南洋女子中学《2019初级创作课程》
指导老师:尤今

刺猬
刘瑞怡(中一)

 

 

“功课快去给我做完了!没做好,别想动手机啊”

哎呀,刺猬又来了。刺猬有时真是讨厌!这刺猬,就是我的老妈了。刺猬的刺十分尖,而我妈妈说的话时常都像刺猬的刺那样。真是的!有时我真希望能把刺猬的刺都拔掉!可是,没有了刺,刺猬就不再是刺猬了。

我还记得自己小六时和家里的刺猬发生的小“战争”……

“我数到三。你最好把手机交给我!”妈妈气愤地大吼道。我气呼呼地瞪着她,她眼睛睁得大大的,看着我。我心想:太不讲理了,这明明是个计算机,根本不是手机!整天就知道唠叨和骂人,而且随随便便臆断我在做不该做的事。“这不是手机!” 我怒发冲冠,对妈妈大喊道。“还狡辩?不是手机,那为什么要在桌子底下用?”我喊着说:

“我……我不小心把它掉在桌子底下罢了!”妈妈一听,把我桌上的纸撕了。我整个人气得好像都快要爆掉了。几粒小珍珠缓缓的流下了我的脸颊。我一气之下把门甩了,把妈妈关在外头。

我躺在床上,原本软绵绵的床忽然硬得像木地板,怎么睡都睡不着。我仔细听,隐约听见一些哭声。是谁啊?难道……是妈妈?我把眉毛皱着,专心的听。真的是她!那是我第一次,也是我唯一一次听见她哭。这时,我全身都痒痒的,又不舒服又不对劲。

唉呀!我好愧疚啊!妈妈多年努力做工,干活,却一句都没投诉过。就算妈妈心情不好,我也不应该对她那样说话的。在那一刻,我看到了刺猬的另一面——温柔,柔软,可爱的那面。要是你仔细去观察的话,刺猬的肚子是没有刺的。光滑柔顺的肚皮是很多人都看不到的。我明白了。妈妈多年来那么啰嗦,那么令我“讨厌” ,其实都是为我好。希望我好好读书,长大后有出息。

我迅速拿出了纸笔,给妈妈写一张便条,向她道歉,再把它小心翼翼地塞在妈妈门缝里。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妈妈是否读了我的便条。她没提到便条,我也没再见过它。我钻进被窝里,床又瞬间软了。好神奇啊!

“起床喽!“妈妈喊道:”起来啦,小懒猪!”妈妈边叫边把我拉起来。我看着妈妈,什么时候深深的皱纹爬上了她的脸?头发什么时候开始便灰了?我鼻子又酸了。

妈妈还真是只刺猬啊呢,凶时能和只狮子相比,心情好时,是那么温柔,可亲。当我还小时,妈妈在我眼里是一只刺猬,今天,她也还是我亲爱的刺猬。

我这一生,都离不开这只刺猬啦!

 

 

 

您点赞,给我们带来动力

平均点赞数: 0 / 5. 点赞数: 0

还没人点赞!请您成为第一位点赞者。

分享至: